ca88直接下载游戏 ca88直接下载游戏 武警排爆手谈拆弹,谁官大谁先上

武警排爆手谈拆弹,谁官大谁先上



图片 1
武警部队排爆手

北京一拆弹部队立不成文传统:谁官大谁先上

  昨日起,武警福建总队厦门支队2015年度老兵退役工作进入倒计时,笔者走进特战队排爆班,揭秘《拆弹部队》里排爆老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北京晚报11月27日消息,在公安系统中,排爆应该算是最专业,也是最危险的警种之一了。在每一个出现疑似爆炸物品的现场,在所有人都撤离远去的时候,只有他们,逆流而上,用智慧与未曾谋面的犯罪分子较量,更是用胆量与死神博弈。记者近日专访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五支队排爆大队,揭秘这支百炼成钢的拆弹部队。

  对他们来说,每次行动都是一场生死赌局,赢了,可以平安回家,输了,后果不堪设想;35公斤重的排爆服,看似坚不可摧,但对他们来说,其实给的只是一种心理安慰,遇到专业的炸弹,只能保证留个全尸;

20年前排爆工具像修车一样

  然而,面对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,他们义无反顾、挺身而出,迎着危险华丽逆行……昨日起,服役8年的特战队排爆手刘瑞波即将告别军营。

在很多影视作品中,排爆手的形象是穿着厚重的防爆服,在定时器归零的一瞬间,赌一把剪断红线或者蓝线。而真实的排爆训练,完全颠覆了记者的想象。

  “穿上厚重排爆服那一刻,我知道,拆弹排爆如一场在死神心脏做搭桥的手术,手术成败,不但决定着自己的生死,也关乎着别人的命运。”

一名特警紧盯屏幕,手握操作杆,遥控机器人排爆。操作员不能亲眼看现场状况,只能通过机器人身上的监控探头观察,控制机器人将远处的可疑物品抓起,慢慢退回准确放进防爆罐中,再从罐里取出放归原处。机器人前进后退不能碰到其他任何物体,抓取物品必须又稳又准,任何失误都可能造成爆炸。

  刘瑞波,武警福建总队厦门支队五中队排爆班班长。入伍8年,每当行动来临,身为班长的他担任主排爆手,面临危险首当其冲。

第二组正在组装爆炸物摧毁器。这个设备俗称水枪,能以相当于子弹的速度喷射出水,瞬间将远端的爆炸物击穿摧毁。

  在他的钱夹里,存着一张小学三年级照片,穿着摄影棚租来的儿童军装,手上提着一把对于他来说硕大无比的玩具冲锋枪。刘瑞波告诉笔者,这是他小时候唯一的一张照片,当兵是他从小的梦想。

最后一队特警训练的是X光成像仪,在可疑爆炸物周边安装成像设备,爆炸物品的内部构造就会清晰地呈现在电脑上。

  不过,说起成为一名武警特战队的排爆手,显然出乎他的意料。

这些只是一个合格的排爆手需要掌握的十八般“兵器”中的三种。排爆大队副大队长孙建东告诉记者:“我们现在的理念是爆炸现场核心区尽量无人化、科技化,利用先进的器材代替人接近爆炸物。比如一辆汽车里怀疑有爆炸物,就让机器人去开车门,拿出爆炸物,然后用X光机远程观察,判断能不能手工拆除。如果不能手工拆除,可以用水枪把爆炸物摧毁。”

  入伍第二年,刘瑞波因为一次偶然机会被抽调到排爆班帮忙。在那段时间,这个性格内向的新兵,渐渐喜欢上了当时在特战队里十分冷门的排爆专业。“那时,大家都喜欢拿狙击枪,没有人愿意当个排爆手。”他补充说。

孙建东20年前来排爆队那会儿,还没有这些高精尖的器材,就是穿着排爆服手工排爆。拆弹用的刀、剪、钳,跟修车的一样,整个队里就一件防弹背心。那时候,排爆就像刀耕火种般“原始”。唯一能够借助的器材就是绳钩工具组,架设绳索、滑轮,下钩子,把爆炸物一路拉吊转移。时至今日,这种简单实用的“土法子”仍在广泛使用。

  尽管冷门,但刘瑞波在申请当排爆手时,却卡在了身高太矮这一关——那时候的排爆服高度都是180公分,而他身高只有168公分,穿不了。后来,支队领导见刘瑞波如此坚持,为他特赦将“大码”排爆服,改成“M”号的小码。

比拆弹更重要的是找线索

  穿上厚重排爆服那一刻,这个20岁不到的战士意识到,拆弹排爆,如一场在死神心脏做搭桥的手术,不但决定着自己的生死,也关乎着别人的命运。

这十几年来,替代人工的设备不断推陈出新大量装配,一点点提升着排爆工作的安全系数。然而,对于这个与犯罪分子在千钧一发间斗智斗勇的工作,再先进的装备也永远取代不了人。

  “针线活”做到两眼昏花 上厕所不忘端块木板

“爆炸物上可能留有犯罪分子痕迹,爆炸装置如果能够保留下来,对破案有很大帮助,所以不能见到爆炸物就直接摧毁。”孙建东说,拆除炸弹只是第一步,更重要的是查到线索,保留证物,抓住犯罪分子,避免更大的社会危害。只要评估能拆除的优先要手工拆除。

  “作为一个排爆手,任何一次操作,都没有第二次机会,我需要在极端压力下,保持极强的耐性和专注力、判断力,在人们撤离现场的时候,出色完成拆弹排爆任务,成为一名从死亡边缘走出的逆行者。”

昌平区曾经发生一起爆炸案,嫌疑人怀疑自己妻子出轨了,就在他“锁定”的男人车上安装了爆炸物。通过对嫌疑人审讯,警方很快找到了那辆车,请求排爆队处置。爆炸物被一条条胶带牢牢粘在车底盘上,车底空间太小,仪器无法架设。孙建东只能穿着防爆服,只身钻进车底下,连防爆头盔都没法戴。

  刚开始的排爆训练,并没有刘瑞波想象电影特效中弹片横飞的“精彩”,相反,可以用枯燥来形容。

孙建东小心翼翼地用刀一点点划开胶带寻找导线,观察爆炸物。经过40分钟的努力搞明白结构和触发方式了,孙建东果断将电路断开,成功拆除了炸弹。整个过程,手一直举着,脖子一直抬着,出来的时候人已经累得动弹不得。

  老班长给了他三样东西:针、线和一把镊子。排爆训练的第一课,便是做“针线活”——用镊子穿针引线。

一身排爆服70多斤 真药实弹引爆练胆儿

  这不是女生绣花用的吗,怎么能用来训练一个拆弹的排爆手?刘瑞波想不明白,不过也只能照做。3到5秒钟,将线穿过针眼,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,不过老班长要求,10秒钟穿6根针才算及格。

排爆是一个实战性很强的专业技术警种,却没有哪个警校专门会教,只能是师傅带徒弟,言传身教。

  穿了第一、二根,到第三根,开始手忙脚乱,第四根,线刚拿在手,两眼已经昏花,而时间已到……每次这样,他经常想起电影中这样的镜头,秒表飞速倒计时,大汗淋漓的排爆手在炸弹爆炸前,找到那根正确的导线,一刀剪下。

新队员从零学起。一身排爆服70多斤,便是最好的训练器械。穿上以后从最简单的跪姿、卧姿开始进行负重训练。慢慢地再进行耐力训练,在规定的时间内,爬楼,取个东西,再爬下来。再进一步,在纸箱子上画个五角星,让受训者用剪子刀子裁下来。换个位置再放个箱子……一连几个下来,浑身大汗淋漓,手上的活儿还不能有半点马虎。练的就是排爆手在体力透支时还要准确完成精细动作。

  做完“针线活”,老班长给了刘瑞波一个钢球和一块木板。具体的“玩法”是,钢球必须保持在木板中间,一旦失去平衡,装置就会起爆——原来,这是在模拟爆炸物转移中,难度系数最高的水银炸弹。于是,在那一段时间,同伴们经常看到刘瑞波散步、爬楼梯,甚至上厕所,都端着一块木板。

至少学习训练三五年时间,队员才能熟练掌握多种器材,成为副排爆手。此后再经过三四年的实践训练,从做预案、处置方案到拆除爆炸装置,形成总结报告全套流程,累计成功完成50次训练或实战,才能晋级成为公安部认证的主排爆手。能获得此项资质,可以说就是排爆领域的专家了。

  渐渐地,刘瑞波才明白,这些枯燥的训练,其实是一个排爆手必备的——在极端压力下,保持极强的耐性和专注力、判断力,在人们撤离现场的时候,出色完成拆弹排爆任务,成为一名从死亡边缘走出的逆行者。

孙建东说:“我们现在进行排爆训练都放真火药,算好剂量,穿好防爆服的情况下,绝对炸不伤。但是稍有不慎,‘砰’的一下就在自己眼前爆炸,对人的刺激还是很大的,他永远会记住,以后也会小心。”

  “排爆服其实给的只是一种心理安慰,遇到真正威力极强的爆炸装置,它也只能保证排爆手留个全尸。不过,哪怕成功拆弹的机会只有0.1%,我也必须赌一把!我不上,谁上?”

“只有你会做爆炸装置了 明白原理才会拆”

  艰苦的训练,只为在关键时刻,更加从容面对。

在排爆大队会议室的陈列柜上,堆着几十个精美的包装盒。“这每一个盒子都是一个爆炸装置。”孙建东随手拿了一个,盒子一掀开盖,立即发出“滴滴滴”的声音,“这是松发开关的,一旦直接打开就会连通电路引发爆炸。现在里面是用蜂鸣器取代雷管和炸药,如果装上药,这就炸了。”

  去年,刘瑞波参加全国武警部队组织的一次跨区域实战对抗演练。所谓实战,就是“真枪实弹”,设置最危险的爆炸装置,装置里填充足以致命的黑火药。

孙建东说:“电视里演的那些和我们真实的排爆拆弹根本不是一码事,就拿剪红线蓝线来说,我们根本不会这样‘赌一把’,像有的爆炸装置,本身就是防剪设计,剪任何一根导线都会爆炸。”

  在实战现场,刘瑞波亲眼看到一名参战排爆手,因拆除爆炸装置失败,尽管穿着厚厚排爆服,但还是被冲击波的气流弹飞了几米远,脸上的眉毛、头发都烧焦了。

这些各式各样的爆炸装置都是队员们自己做的。孙建东给记者讲解了几个,诡谲的设计让人称奇。排爆队员不仅要熟悉电子、机械原理,木工、瓦工甚至水泥工的活都手到擒来,为的就是练就火眼金睛一双巧手,将披着各种伪装的爆炸物品成功拆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